首页 > 文化 > 人文天地 > 正文

桥里的故乡

来源:达州视线  作者: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6-01-07 10:40:41
  小春的《渠县的桥》在书桌上搁了此时日,读读停停,朴实的文字,如陈醪般在字里行间浸润发酵,使空闲时多了份零碎醉意。
  因水而必有桥。我的家乡历来不缺水,一条大渠江纵贯县境,滋润两岸人家,灌溉万亩良田,清波荡漾时足以盛你全部念想。没有任何人怀疑,它是故乡的浓缩,也没有任何人否认,波光里泛滥的不是家乡的情愫。这是水的魅力,同时受故土牵引。
  或也稀松平常,只是单单将桥落了身后。平常过的是桥,记住的是路,是散落在桥上沾满街巷风尘的声色故事,或两旁不食人间烟火的优雅景色。这都是雅事,文人墨客浅杯酌饮时铭记的内容,一个称不上孜孜不倦的文学中年自然也难以脱俗。
  但小春捡起了这些空白。也许真正经历过苦难的人,才会有如此透利的目光与韧性。从农村到城市,从巴河到渠江,站立宕渠之上,清清河水,皑皑黄土,无论荒芜山野,还是繁华滨江,也无论苦心寻访,还是偶然而得,迂回跋涉间,回馈的是故乡深情的身影———这满满的家乡的桥足以证明。桥名或熟悉或陌生,在我稔熟的土地上,行走着百家故事。
  这和读戴连渠先生《寻访宕渠遗址》同样的感动。繁花遗世,总有忘不掉的乡土乡情追随一生,一座桥一个味道,一座桥一次骄傲,这全是故乡泥土垒成的载体,实际上也是作者内心历经桑田沧海,用文本为正在远去却日渐鲜活的家乡构勒的一次记忆再现。
  尘世喧嚣,挤身久了,总会有怠倦感觉。闲暇空隙里的随意翻阅,字里图间,和那些桥温暖且固执地交臂而过,不经意间总会勾起凡尘往事,随心浮想翩翩。
  书中第一座桥,在儿时就落下了坚实记忆。这座被诩为渠江第一桥的渠江大桥,历经四载建成,这在当时的小县城是惊天动地的大手笔。“踩桥”依稀记得,那天桥上锣鼓喧天,人声沸腾,人们扶老携幼,奔走相告,喜悦神情似多日不晴天空,八音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