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文化 > 文化综艺 > 正文

腊八,熬一碗相思敬爹娘

来源:达州视线  作者: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6-01-24 09:56:27
 

腊八,熬一碗相思敬爹娘
 
龙  克

 

    小时候,每当腊月初八这一天,母亲都要给我们煮腊八饭,这已成为儿童时代一年中的一个期盼与梦想。
那时,不知道这“腊八”的意义何在,只晓得腊月初八这一天,要好好吃一碗香喷喷的饭;只晓得这一天正好是我父亲的生日。
    每当这个时候,山里寒风凛冽,雪花飘飘,草枯花谢,一片萧然。这一天,我们都不用出门,就围着母亲,围着那个铁鼎罐,围着燃烧的柴火,围着袅袅升腾的腊八香,等候腊八饭的熬成。
    母亲的腊八饭不知道到底由那些原料做成,反正吃起来很香,很香。我依稀记得有腊猪肉、糯米、花生、白萝卜、黑桃、黄豆等等。
    那时,人穷、家穷、国也穷,农家要煮一顿这样的饭,已经算是很奢侈了,加之兄弟姊妹多,因此,一个人只能吃一碗。大人用大碗,小孩只能用小碗。然而,父母虽然是大碗,但他们看着嗷嗷待哺的孩子,往往最多吃一半,或更少,总要把自己碗里的腊八饭分给眼巴巴望着他们的儿女们。母亲说,这样做,就是要让儿女们时刻想到父母是衣食父母,要孝敬父母。这是一种家风、家传,要让我们继承下来。
    那时,我们都是小孩,小孩得什么都不懂。
    有一年的腊八节,大队正召开社员大会,父亲被叫去进行例行批斗,要过年了,以警醒广大社员群众“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”。母亲在家把腊八饭煮好了,父亲还没回来。我们几个小孩早已望着那个铁鼎罐,垂涎三尺了。
    中午都过了好久了,母亲实在不忍心孩子们饿肚子,便给我们一人盛一碗,叫我们先吃。母亲还盛了一碗,悄悄放在了碗柜里。
    母亲出去接父亲去了。每次批斗会,母亲都要亲自出去接父亲回家。我们不知道母亲放进碗柜里的那一碗是给父亲留着的,被我们一下瓜分了,吃光了。
    母亲接着父亲终于回来了,急忙给父亲端腊八饭。母亲把碗柜一打开,便傻眼了,腊八饭没有了。气急的母亲拿起黄荆棍就要打我们,被父亲阻止了,说,都是些细娃儿,吃长饭的,他们能吃我就心满意足了。
    我看到父亲拿着木瓢,从水缸里舀了一瓢水,咕咕地一饮而尽,然后放下木瓢,说了两个字――“饱了”!
    母亲走到灶屋,便独自伤心地哭泣起来。自那以后,每年的腊八日,父亲没回家,我们是断然不会先吃的。
    
    父亲走了,母亲去年也走了,没人给我煮腊八饭了,也没人再去争、再去抢这碗“腊八饭”了。
    后来,不管父亲在不在,不管在老家还是城里,每当这一天,母亲都要悄无声息地煮上一锅腊八饭。儿子不孝,生前居然没给父母煮一次。
    今天,我想煮“腊八饭”的欲望特别强烈。尽管有朋友呼唤出门,有很多的活摆着要干,这些都放弃了。
一早起来,我就到处翻箱倒柜,寻找原料,终于找到了八种――糯米、贵福大米、贵福花生、新疆黑桃、新疆大枣、绿豆等。我就想,今天的“腊八饭”是给父母煮,给儿子煮,给自己煮,也想给这个民族传统文化煮。煮出一点孝道、人道、大道,煮出一点家风、民风、国风。
 
    这个节日,应该记住,都三千多年的源头了,全中国人今天都该“煮”。把对父母的思念、对先人的祭奠、对吉祥的祈盼、对佛祖的敬畏、对传统习俗的传承等等,都熬了,熬成大大的一锅“粥”,以示中国人的特质、中国文化的特性。以示我们是中国人,不是美国人、韩国人、日本人------
    早在先秦时期,腊八节就开始了。夏代称腊日为“嘉平”,商代为“清祀”,周代为“大蜡”。因在十二月举行,故称该月为腊月,称腊祭这一天为腊日。先秦的腊日在冬至后的第三个戌日,南北朝开始才固定在腊月初八。那时,腊八节都是用来祭祀祖先和神灵,祈求丰收和吉祥。除此外,人们还要驱逐瘟疫,这项活动来源于古代的傩。史前时代的医疗方法之一――驱鬼治疾。作为巫术活动的腊月,击鼓驱疫之俗,今在湖南新化等地区仍有留存。 
    据说,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的成道之日也在十二月初八,因此腊八也是佛教徒的节日,又称“佛成道节”。据传,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修行深山,静坐六年,饿得骨瘦如柴,曾欲弃此苦,恰遇一牧羊女,送他乳糜,他食罢盘腿坐于菩提树下,于十二月初八之日幡然悟道,即成佛,为了纪念此事,而始兴“佛成道节”。中国信徒出自虔诚,遂与“腊日”融合,方成“腊八节”,并同样举行隆重的仪礼活动。
    腊八这一天有吃腊八粥、腊八面、腊八蒜等的习俗。我国喝腊八粥的历史,已有一千多年。最早开始于宋代。每逢腊八这一天,不论是朝廷、官府、寺院,还是黎民百姓家,都要熬腊八粥。到了清代,喝腊八粥的风俗更是盛行。在宫廷,皇帝、皇后、皇子等都要向文武大臣、侍从宫女赐腊八粥,并向各个寺院发放米、果等僧侣食用。在民间,家家户户也要熬腊八粥,祭祀祖先;同时,阖家团聚在一起食用,馈赠亲朋好友。
     腊八节是中国民间重要的传统节日,历史上,许多文人墨客争相咏颂腊八节,留下了不少脍炙人口的名篇佳作。晋•裴秀有《大腊》,北齐•魏收有《腊节》,唐•杜甫有《腊日》:“腊日常年暖尚遥,今年腊日冻全消。侵凌雪色还萱草,漏泄春光有柳条。”宋•陆游有《十二月八日步至西村》:“腊月风和意已春,时因散策过吾邻。草烟漠漠柴门里,牛迹重重野水滨。多病所须惟药物,差科未动是闲人。今朝佛粥交相馈,更觉江村节物新。”清代的诗就更多了,包括道光皇帝也留下了《腊八粥》。
    《礼记•大学》曰:“一家仁,一国兴仁;一家让,一国兴让;一人贪戾,一国则乱。”《大学》里说的“仁”、“让”都是要从一个家庭开始,而延伸国家。这个节日,牵连千家万户,历史之悠久、范围之广泛、影响之深远、文化之厚重,远远超越了“圣诞”等洋节。如此,国人该传承、国家该倡导,并将弘扬、创新,根植于中华文化之基因。
    我十分赞赏杭州市的做法,把“讲家风”、“重孝道”这些语言悬挂于大街小巷。而一些城市却不屑于,或羞于将这些语言置于大庭广众之中,非要弄一些海阔天空,不着边际的标语口号,把老百姓弄得云里雾里的。

    这个日子里,如果人人煮,家家煮,那全中国的今日该是一个香风缭绕、香气横溢、香味满堂、香德芬芳的中国了。
    多好的节日啊,不管是记忆乡愁,还是无限商机。
    想多了。我的腊八味已经满屋飘逸,我还得去看看到底熬得如何了。
 
 
图片
送花就上:ZXHD.COM 全国鲜花速递

新闻热点

2015-04-19 10:23:47
八音视频